顕浄土方便化身土文類(末)-漢文

出典: 浄土真宗聖典プロジェクト『ウィキアーカイブ(WikiArc)』
移動先: 案内検索

化身土文類六(末)

化身土文類六(末)

(81)

夫拠諸修多羅 勘決真偽 教誡外教 邪偽異執者、

(82)
『涅槃経』言

帰依於仏者 終不更帰依
其余諸天神{略出}

(83)
『般舟三昧経』言
優婆夷聞是三昧欲学者{乃至} 自帰命仏 帰命法 帰命比丘僧。
不得事余道 不得拝於天 不得祠鬼神 不得視吉良日。{已上}

(84)
又言
優婆夷欲学三昧{乃至} 不得拝天祠祀神{略出}

(85)
『大乗大方等日蔵経』巻第八 魔王波旬星宿品第八之二言。
爾時佉盧虱吒 告天衆言 是諸月等各有主
汝可救済四種衆生。
何者為四。
救地上人諸竜、夜叉、乃至蝎等如。
斯之類、皆悉救之。
我以安楽諸衆生故 布置星宿。
各有分部乃至模呼羅時等。
亦皆具説。随其国土方面之処 所作事業、随順増長。
佉盧虱吒 於大衆前合掌説言 如是安置日月年時大小星宿。
何者名為有六時也。正月二月名〓暖時。三月四月名種作時。五月六月求降雨時、七月八月物欲熟時、九月十月寒涼之時。十有一月合十二月大雪之時。
是十二月分為六時。
又大星宿其数有八。所謂歳星・熒惑・鎮星・太白・辰星・日・月・荷羅睺。
星又小星宿 有二十八。所謂従昴至胃 諸宿是也。我作如是次第安置 説其法已。
汝等皆須亦見亦聞。一切大衆 於意云何。我所置法 其事是不。
二十八宿及八大星所行諸業 汝喜楽不。為是為非。宜各宣説。
爾時一切天人・仙人・阿修羅・竜及緊那羅等 皆悉合掌 咸作是言。
如今大仙於天人間最為尊重。乃至諸竜及阿修羅 無能勝者。
智慧・慈悲最為第一。於無量劫不忘 憐愍一切衆生故 獲福報 誓願満已 功徳如海。
能知過去・現在・当来一切諸事 天人之間 無有如是智慧之者。
如是法用 日夜・刹那及迦羅時 大小星宿月半・月満・年満・法用 更無衆生 能作是法。
皆悉随喜 安楽我等。善哉大徳 安穏衆生。
是時佉盧虱吒仙人 復作是言 此十二月一年始終 如此方便。大小星等 刹那時法 皆已説竟。
又復安置四天大王 於須弥山四方面所 各置一王。是諸方所 各領衆生。
北方天王 名毘沙門。是其界内 多有夜叉。
南方天王 名毘留荼倶。是其界内 多有鳩槃荼。
西方天王 名毘留博叉。是其界内 多有諸竜。
東方天王 名題頭隷吒。是其界内 多乾闥婆。
四方四維 皆悉擁護 一切洲渚及諸城邑。
亦置鬼神而守護之。
爾時佉盧虱吒仙人 為於諸天・竜・夜叉・阿修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 一切大衆皆称善哉 歓喜無量。
是時天・竜・夜叉・阿修羅等 日夜供養佉盧虱吒。
次復於後過無量世 更有仙人 名伽力伽。
出現於世 復更別説 置諸星宿 小大月法 時節要略。
爾時 諸竜在佉羅坻山聖人住処 尊重恭敬光味仙人。
尽其竜力 而供養之{已上抄出}

(86)
『日蔵経』巻第九 念仏三昧品第十言
爾時波旬 説是偈已 彼衆之中 有一魔女 名為離暗。
此魔女者 曾於過去植衆徳本。
作是説言 沙門瞿曇 名称福徳。若有衆生 得聞仏名一心帰依 一切諸魔於彼衆生 不能加悪。
何況 見仏 親聞法人 種種方便 慧解深広{乃至}
設千万億一切魔軍 終不能得須臾為害。
如来今者 開涅槃道。女欲往彼帰依於仏。
為其父 而説偈言{乃至}

修学三世諸仏法 度脱一切苦衆生
善於諸法得自在 当来願我還如仏

爾時 離暗説是偈已 父王宮中五百魔女 姉妹眷属 一切皆発菩提之心。
是時魔王 見其宮中五百諸女 皆帰於仏発菩提心 益大瞋忿怖畏憂愁{乃至}
是時五百諸魔女等 更為波旬而説偈言

若有衆生帰仏者 彼人不畏千億魔
何況欲度生死流 到於無為涅槃岸

若有能以一香華 持散三宝仏法僧
発於堅固勇猛心 一切衆魔不能壊{乃至}
我等過去無量悪 一切亦滅無有余
至誠専心帰仏已 決得阿耨菩提果

爾時魔王聞是偈已 倍大瞋恚・怖畏 煎心憔悴・憂愁独坐宮内。
是時 光味菩薩摩訶薩 聞仏説法一切衆生尽離攀縁 得四梵行{乃至}
応浄洗浴 着鮮潔衣 菜食長斉 勿噉辛臭。
於寂静処 荘厳道場 正念結跏 或行或坐 念仏身相 無使乱心。
更莫他縁 念其余事。或一日夜 或七日夜 不作余業。
至心念仏 乃至見仏。小念見小 大念見大。乃至無量念者 見仏色身無量無辺{略抄}

(87)
『日蔵経』巻第十 護塔品第十三言
時魔波旬 与其眷属八十億衆 前後囲遶 往至仏所。
到已 接足頂礼 世尊説如是偈{乃至}

三世諸仏大慈悲 受我礼懺一切殃
法僧二宝亦復然 至心帰依無有異
願我今日所供養 恭敬尊重世導師
諸悪永尽不復生 尽寿帰依如来法

時魔波旬 説是偈已 白仏言 世尊如来於我及諸衆生 平等無二心 常歓喜 慈悲含忍。
仏言 如是。
時魔波旬 生大歓喜 発清浄心。重於仏前接足頂礼 右遶三匝 恭敬合掌却住一面 瞻仰世尊 心無厭足{已上抄出}

(88)
『大方等大集月蔵経』巻第五 諸悪鬼神得敬信品第八上言
諸仁者 於彼遠離邪見因縁 獲十種功徳。
何等為十。一者心性柔善 伴侶賢良。
二者信有業報 乃至奪命 不起諸悪。
三者帰敬三宝 不信天神。
四者得於正見 不択歳次日月吉凶。
五者常生人天 離諸悪道。
六者得賢善心明 人讃誉。
七者棄於世俗 常求聖道。
八者離断・常見 信因縁法。
九者常与正信・正行・正発心人共 相会遇。
十者得生善道。
以是遠離邪見 善根廻向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是人速 満六波羅蜜 於善浄仏土而成正覚。
得菩提已 於彼仏土 功徳・智慧・一切善根 荘厳衆生。
来生其国 不信天神 離悪道畏 於彼命終 還生善道{略抄}

(89)
『月蔵経』巻第六 諸悪鬼神得敬信品 第八下言

仏出世甚難 法僧亦復難
衆生浄信難 離諸難亦難
哀愍衆生難 知足第一難
得聞正法難 能修第一難

得知難平等 於世常受楽
此十平等処 智者常速知{乃至}

爾時世尊 於彼諸悪鬼神衆中 説法時 於彼諸悪鬼神衆中 彼悪鬼神 昔於仏法 作決定信 彼於後時 近悪知識 心見他過。以是因縁 生悪鬼神{略出}

(90)
『大方等大集経』巻第六 月蔵分中諸天王護持品第九言
爾時世尊 示世間故 問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言 此四天下 是誰能作護持養育。
時娑婆世界主大梵天王 作如是言
大徳婆伽婆 兜率陀天王 共無量百千兜率陀天子 護持養育 北鬱単越。
他化自在天王 共無量百千他化自在天子 護持養育東弗婆提。
化楽天王 共無量百千化楽天子 護持養育南閻浮提。
須夜摩天王 共無量百千須夜摩天子 護持養育西瞿陀尼。
大徳婆伽 婆毘沙門天王 共無量百千諸夜叉衆 護持養育 北鬱単越。
提頭頼吒天 王共無量百千乾闥婆衆 護持養育 東弗婆提。
毘楼勒天王 共無量百千鳩槃荼衆 護持養育 南閻浮提。
毘楼博叉天王 共無量百千竜衆 護持養育西瞿陀尼。
大徳婆伽婆 天仙七宿・三曜・三天童女 護持養育 北鬱単越。
彼天仙七宿者 虚・危・室・壁・奎・婁・胃。
三曜者 鎮星・歳星・熒惑星。
三天童女者 鳩槃・弥那・迷沙。
大徳婆伽婆 彼天仙七宿中 虚・危・室三宿 是鎮星土境。
鳩槃是辰。壁・奎二宿 是歳星土境。
弥那是辰。婁・胃二宿是熒惑土境。
迷沙是辰。
大徳婆伽婆 如是天仙七宿三曜 三天童女 護持養育 北鬱単越。
大徳婆伽婆 天仙七宿・三曜・三天童女 護持養育 東弗婆提。
彼天仙七宿者 昴・畢・觜・参・井・鬼。柳。
三曜者 太白星・歳星・月。
三天童女者 毘利沙・弥偸那・羯迦吒迦。
大徳婆伽婆 彼天仙七宿中 昴・畢二宿 是太白土境 毘利沙 是辰。
觜・参・井三宿 是歳星土境。
弥偸那是辰。鬼・柳二宿 是月土境。
羯迦吒迦 是辰。
大徳婆伽婆 如是天仙七宿・三曜・三天童女 護持養育東弗婆提。
大徳婆伽婆 天仙七宿・三曜・三天童女 護持養育南閻浮提。
彼天仙七宿者 星・張・翼・軫・角・亢・氐。
三曜者日・辰星・太白星。
三天童女者訶・迦若・兜羅。
大徳婆伽婆彼 天仙七宿中 星・張・翼 是日土境。
訶 是辰。
軫・角二宿 是辰星土境。迦若是辰。
亢・氐二宿是太白土境。兜羅是辰。大徳婆伽婆 如是天仙七宿・三曜・三天童女 護持養育 南閻浮提。
大徳婆伽婆彼 天仙七宿・三曜・三天童女 護持養育 西瞿陀尼。
彼天仙七宿者 房・心・尾・箕・斗・牛・女。
三曜者 熒惑星・歳星・鎮星。三天童女者 毘離支迦・檀婆・摩伽羅。
大徳婆伽婆 彼天仙七宿中 房・心二宿 是熒惑土境 毘利支迦是辰。
尾・箕・斗三宿 是歳星土境。壇婆 是辰。
牛・女二宿 是鎮星土境。摩伽羅是辰。
大徳婆伽婆 如是天仙七宿・三曜・三天童女 護持養育西瞿陀尼。
大徳婆伽婆 此四天下 南閻浮提最為殊勝。何以故 閻浮提人勇健聡慧 梵行相応仏。婆伽婆 於中出世。是故四大天王 於此倍増 護持養育 此閻浮提。
有十六大国。謂鴦伽摩伽陀国・傍伽摩伽陀国・阿槃多国・支提国。
此四大国 毘沙門天王 与夜叉衆囲遶 護持養育。
迦尸国・都薩羅国・婆蹉国・摩羅国此四大国 提頭頼吒天王 与乾闥婆衆囲遶 護持養育。
鳩羅婆国・毘時国・槃遮羅国・疎那国 此四大国毘楼勒叉天王 与鳩槃荼衆囲遶 護持養育。
阿湿婆国・蘇摩国・蘇羅吒国・甘満闍国 此四大国 毘楼博叉天王 与諸竜衆囲遶 護持養育。
大徳婆伽婆 過去天仙護持養育 此四天下故 亦皆如是分布安置。
於後随其国土 城邑・村落・塔寺・園林・樹下・塚間・山谷・曠野・河泉・陂泊乃至海中宝洲・天祠於彼卵生・胎生・湿生・化生 諸竜・夜叉・羅刹・餓鬼・毘舎遮・富単那・迦吒富単那等 生於彼中 還住彼処無所繋属 不受他教。
是故願仏 於此閻浮提一切国土 彼諸鬼神 分布安置。為護持故 為護一切諸衆生故。我等於此説欲随喜。
仏言如是 大梵如汝所説。
爾時世尊 欲重明此義 而説偈言。

示現世間故 導師問梵王
於此四天下 誰護持養育
如是天師梵 諸天王為首
兜率他化天 化楽須夜摩
能護持養育 如此四天下
四王及眷属 亦復能護持
二十八宿等 及以十二辰
十二天童女 護持四天下
随其所生処 竜鬼羅刹等
不受他教者 還於彼作護
天神等差別 願仏令分布
憐愍衆生故 熾然正法灯

爾時仏告 月蔵菩薩摩訶薩言 了知清浄土 此賢劫初 人寿四万歳時 鳩留孫仏 出興於世 彼仏為無量阿僧祇億那由他百千衆生 廻生死輪転正法輪。
追廻悪道 安置善道及解脱果。
彼仏以此四大天下 付嘱娑婆世界主 大梵天王・他化自在天王・化楽天王・兜率陀天王・須夜摩天王等 護持故 養育故 憐他衆生故 令三宝種不断絶故 熾然故 地精気 衆生精気 正法精気 久住増長故 令諸衆生休息 三悪道故 趣向三善道故 以四天下 付嘱大梵及諸天王。
如是漸次劫尽 諸天人尽 一切善業白法尽滅 増長大悪諸煩悩溺。
人寿三万歳時 拘那含牟尼仏 出興於世。
彼仏 以此四大天下 付嘱娑婆世界主 大梵天王・他化自在天王 乃至四大天王 及諸眷属。
護持養育故 乃至令一切衆生 休息三悪道 趣向三善道故 以此四天下 付嘱大梵 及諸天王。
如是次第劫尽 諸天人尽 白法亦尽 増長大悪諸煩悩溺。
人寿二万歳時 迦葉如来出興於世。彼仏以此四大天下 付嘱娑婆世界主 大梵天王・他化自在天王・化楽天王・兜率陀天王・須夜摩天王・驕尸迦帝釈・四天王等 及諸眷属。護持養育故 乃至令一切衆生 休息三悪道 趣向三善道故。
彼迦葉仏 以此四天下付嘱 大梵・四天王等 及付諸天仙衆・七曜・十二天童女・二十八宿等。護持故 養育故。
了知清浄土 如是次第 至今劫濁・煩悩濁・衆生濁・大悪煩悩濁・闘諍悪世時 人寿百歳一切白法尽 一切諸悪闇翳。
世間譬如海水 一味大鹹 大煩悩味 遍満於世。
集会悪党 手執髑髏 血塗其掌 共相殺害。如是悪衆生中 我今出世菩提樹下 初成正覚。
受 提謂・波利諸商人食 為彼等故 以此閻浮提 分布天・竜・乾闥婆・鳩槃荼・夜叉等。護持養育故。
以是大集十方所有仏土 一切無余菩薩摩訶薩等 悉来集。
此乃至 於此娑婆仏土 其処百億日月 百億四天下 百億四大海 百億鉄囲山・大鉄囲山 百億須弥山 百億四阿修羅城 百億四大天王 百億三十三 天乃至百億 非想非非想処 如是略数。
娑婆仏土 我於是処而作仏事。
乃至於娑婆仏土 所有諸梵天王及諸眷属・魔天王・他化自在天王・化楽天王・兜率陀天王・須夜摩天王・帝釈天王・四大天王・阿修羅王・竜王・夜叉王・羅刹王・乾闥婆王・緊那羅王・迦楼羅王・摩睺羅伽王・鳩槃荼王・餓鬼王・毘舎遮王・富単那王・迦吒富単那王等 悉将眷属於此大集。
為聞法故 乃至於此娑婆仏土 所有諸菩薩摩訶薩等 及諸声聞一切無余 悉来集。
此為聞法故 我今為此所集大衆 顕示甚深仏法。
復為護世間故 以此閻浮提所集鬼神 分布安置。護持養育。
爾時世尊 復問娑婆世界主 大梵天王言 過去諸仏以此四大天下 曾付嘱誰 令作護持養育。
時娑婆世界主 大梵天王言 過去諸仏 以此四天下 曾付嘱我及驕尸迦。
令作護持 而我有失 不彰己名 及帝釈名。
但称諸余天王 及宿・曜・辰 護持養育。
爾時娑婆世界主 大梵天王及驕尸迦帝釈 頂礼仏足 而作是言 大徳婆伽婆 大徳修伽陀 我今謝過。
我如小児 愚痴無智 於如来前 不自称名。
大徳婆伽婆 唯願 容恕。
大徳修伽陀 唯願容恕。諸来大衆 亦願容恕。
我於境界言説教令。得自在処 護持養育。乃至令諸衆生 趣善道故。
我等曾 於鳩留孫仏 已受教勅 乃至令三宝種 已作熾然。
拘那含牟尼仏 迦葉仏所 我受教勅 亦如是。
於三宝種 已勤熾然。
地精気 衆生精気 正法味 醍醐精気 久住増長故。
亦如我 今於世尊所 頂受教勅 於己境界 言説教令。
得自在処 休息一切 闘諍・飢饉 乃至令三宝種不断絶故 三種精気久 住増長故 遮障悪行衆生 護養行法衆生故 休息衆生三悪道 趣向三善道故 為令仏法 得久住故 勤作護持。
仏言 善哉善哉 妙丈夫 汝応如是。
爾時仏告 百億大梵天王言 所有行法 住法順法 厭捨悪者 令悉付嘱汝等手中。
汝等賢首 於百億四天下 各各境界 言説教令。
得自在処 所有衆生 弊悪・麁獷・悩害於他 無有慈愍。
不観後世畏 触悩刹利心 及婆羅門・毘舎・首陀心 乃至触悩畜生心。
如是作殺生 因縁乃至作邪見 因縁 随其所作 非時風雨 乃至令地精気 衆生精気 正法精気 作損減因縁者 汝応遮止 令住善法。
若有衆生 欲得善者 欲得法者 欲度生死彼岸者 所有修行檀波羅蜜者 乃至修行般若波羅蜜者 所有行法 住法衆生 及為行法営事者 彼諸衆生 汝等応当護持養育。
若有衆生 受持読誦 為他演説 種種解説経論。
汝等当 与彼諸衆生 念持方便 得堅固力。
入所聞不忘 智信諸法 相令離生死 修八聖道 三昧根相応。
若有衆生 於汝境界 住法。
奢摩他・毘婆舎那 次第方便 与諸三昧相応 勤求修習三種菩提者 汝等応当 遮護 摂受 勤作捨施 勿令乏少。
若有衆生 施其飲食・衣服・臥具 病患因縁 施湯薬者 汝等応当 令彼施主 五利増長。
何等為五 一者寿増長 二者財増長 三者楽増長 四者善行増長 五者慧増長。
汝等長夜 得利益安楽。
以是因縁 汝等能満六波羅蜜 不久 得成一切種智。

時娑婆世界主 大梵天王為首 共百億諸梵天王 咸作是言 如是如是 大徳婆伽婆 我等各各於己境界 弊悪・麁&M020774;・悩害 於他無慈愍心 不観後世畏 乃至我当遮障 与彼施主増長五事。
仏言 善哉善哉 汝応如是。
爾時復有一切菩薩摩訶薩 一切諸大声聞 一切天・竜乃至一切人・非人等 讃言 善哉善哉 大雄猛士 汝等如是法 得久住令 諸衆生得離悪道 速趣善道

爾時世尊 欲重明此義 而説偈言

我告月蔵言 入此賢劫初
鳩留仏付嘱 梵等四天下
遮障諸悪故 熾然正法眼
捨離諸悪事 護持行法者
不断三宝種 増長三精気
休息諸悪趣 令向諸善道
拘那含牟尼 復嘱大梵王
他化化楽天 乃至四天王
次後迦葉仏 復嘱梵天王
化楽等四天 帝釈護世王
過去諸天仙 為諸世間故
安置諸曜宿 令護持養育
至於濁悪世 白法尽滅時
我独覚無上 安置護人民
今於大衆前 数数悩乱我
応当捨説法 置我令護持
十方諸菩薩 一切悉来集
天王亦来此 娑婆仏国土
我問大梵王 誰昔護持者
帝釈大梵天 指示余天王
於時釈梵王 謝過導師言
我等所王処 遮障一切悪
熾然三宝種 増長三精気
遮障諸悪朋 護持善朋党{已上抄出}

(91)
『月蔵経』巻第七 諸魔得敬信品 第十言
爾時復有百億諸魔 倶共同時従座 而起合掌向仏 頂礼仏足而白仏言。
尊 我等亦当発大勇猛 護持養育 仏之正法熾燃 三宝種久住 於世間今地精気 衆生精気 法精気 皆悉増長。
若有世尊声聞弟子 住法 順法 三業相応 而修行者 我等皆悉 護持養育 一切所須 令無所乏。{乃至}

於此娑婆界 初入賢劫時 拘楼孫如来 已嘱於四天 帝釈・梵天王 護持令養育。

熾燃三宝種 増長三精気
拘那含牟尼 亦嘱四天下
梵釈諸天王 護持令養育
迦葉亦如是 已嘱四天下
梵釈護世王 護持行法者
過去諸仙衆 及以諸天仙
星辰諸宿曜 亦嘱令分布
我出五濁世 降伏諸魔怨
而作大集会 顕現仏正法{乃至}
一切諸天衆 咸共白仏言
我等所王処 皆護持正法
熾燃三宝種 増長三精気
令息諸病疫 飢饉及闘諍{乃至略出}


(92)
『提頭頼吒天王護持品』云
仏言 日天子月天子 汝於我法護持養育 令汝長寿 無諸衰患。
爾時 復有百億 提頭頼吒天王 百億毘楼勒叉天王 百億毘楼博叉天王 百億毘沙門天王。
彼等同時 及与眷属従座 而起整理衣服 合掌敬礼 作如是言 大徳婆伽婆 我等各各於己天下 懃作護持 養育仏法令。

三宝種 熾然久住 三種精気 皆悉増長。{乃至}
我今 亦与 上首毘沙門天王 同心 護持此閻浮提 北方諸仏法{已上略出}

(93)
『月蔵経』巻第八 忍辱品第十六言
仏言 如是如是。如汝所言。
若有愛己厭苦求楽 応当護持。
諸仏正法 従此当得無量福報。
若有衆生 為我出家 剃除鬚髪 被服袈裟。
設不持戒 彼等悉已為涅槃印之所印也。
若復出家 不持戒者 有以非法而作悩乱 罵辱毀呰 以手刀杖打縛斫截。
若奪衣鉢 及奪種種資生具者 是人則壊三世諸仏 真実報身。
則排一切天人眼目。
是人為欲隠没 諸仏所有正法三宝種故 令諸天人 不得利益。
堕地獄故 為三悪道増長盈満{已上}
爾時 復有一切 天・竜 乃至一切迦吒富単那・人・非人等 皆悉合掌 作如是言。
我等於仏一切声聞弟子 乃至若復不持禁戒 剃除鬚髪 箸袈裟片者 作師長想。
護持養育 与諸所須 令無乏少。
若余天・竜乃至迦吒富単那等 作其悩乱 乃至悪心以眼視之 我等悉共 令彼天・竜・富単那等 所有諸相欠減 醜陋。
令彼不復得 与我等共住共食。
亦復不得同処 戯笑。如是擯罰。{已上}


(94)
又言 離於占相 修習正見 決定深 信罪福因縁。{抄出}

(95)
『首楞厳経』言
彼等諸魔 彼諸鬼神 彼等群邪 亦有徒衆 各各自謂。
成無上道 我滅度後 末法之中多此魔民多 此鬼神多 此妖邪 熾盛世間 為善知識 令諸衆生 落愛見坑。
失菩提路 詃惑無識 恐令失心。所過之処 其家耗散 成愛見魔 失如来種。{已上}

(96)
『灌頂経』言
三十六部神王 万億恒沙 鬼神為眷属 陰相 番代 護受三帰者。{已上}

(97)
『地蔵十輪経』言
具正帰依 遠離一切妄執吉凶 終不帰依邪神・外道。{已上}

(98)
又言
或執種種 若少若多 吉凶之相 祭鬼神{乃至}
而生極重大罪悪業 近無間罪。
如是之人 若未懺悔除滅 如是大罪悪業 不令出家 及受具戒 若令出家 或受具戒 即便得罪。{已上}

(99)
『集一切福徳三昧経』中言
不向余乗 不礼余天{已上}

(100)
『本願薬師経』言
若有浄信善男子・善女人等 乃至尽形 不事余天。

(101)
又言
又信世間邪魔・外道・妖&M067869;之師 妄説 禍福便生。
恐動心 不自正。卜問覓禍 殺種種衆生。
解奏神明 呼諸魍魎請 乞福祐欲冀延年 終不能得。
愚痴迷惑 信邪倒見 遂令横死 入於地獄 無有出期{乃至}
八者横為毒薬・厭祷・呪咀 起屍鬼等之所中害{已上抄出}

(102)
『菩薩戒経』言 出家人法 不向国王礼拝 不向父母礼拝 六親不務 鬼神不礼{已上}

(103)
『仏本行集経』{闍那崛多訳}第四十二巻 優婆斯那品言 爾時彼三迦葉兄弟 有一外甥[甥字]螺髻梵志 其梵志名優婆斯那{乃至} 恒共二百五十螺髻梵志 弟子修学仙道。 彼聞其舅[舅字]迦葉三人 諸弟子 往詣 於彼大沙門辺 阿舅剃除鬚髪 着袈裟衣見已。 向舅而説偈言

舅等虚祀火百年 亦復空修彼苦行
今日同捨於此法 猶如蛇脱於故皮

爾時 彼舅迦葉三人 同共以偈報 其外甥・優婆斯那 作如是言

我等昔空祀火神 亦復徒修於苦行
我等今日捨此法 実如蛇脱於故皮{抄出}

(104)
『起信論』曰 或有衆生 無善根力 則為諸魔・外道・鬼神所誑惑。 若於座中 現形恐怖 或現端正男女等相。 当念唯心境界 則滅終不。為悩或現天像・菩薩像 亦作如来像相好具足 若説陀羅尼 若説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禅定・智慧 或説平等・空・無相・無願・無怨無親・無因無果・畢竟空寂 是真涅槃。 或令人 知宿命過去之事 亦知未来之事 得他心智 弁才無礙。 能令衆生 貪箸世間名利之事。 又令使人数瞋 数喜 性無常准。 或多慈愛 多睡 多宿 多病 其心懈怠。 或率起精進 後便休廃。 生於不信多疑 多慮 或捨本勝行 更修雑業 若箸世事 種種牽纏。 亦能使人 得諸三昧少分相似。 皆是外道所得 非真三昧。 或復令人 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乃至七日 住於定中 得自然香美飲食。 身心適悦 不飢不渇 使人愛箸。 或亦令人 食無分斉 乍多乍少 顔色変異。 以是義故 行者常応智慧観察 勿令此心堕於邪網。 当勤正念 不取不着 則能遠離是諸業障。 応知 外道所有三昧 皆不離見愛我慢之心 貪箸世間名利恭敬故{已上}

(105)
『弁正論』{法琳撰}曰 十喩九箴篇 答 李道士 十異九述。 外一異曰 太子老君 託神玄妙玉女 割左腋。而生釈迦牟尼 寄胎摩邪夫人 開右脇而出{乃至} 内一喩曰 老君逆常 託牧女而左出。 世尊順化 因聖母而右出。 開士曰 案 慮景裕・戴詵・韋処玄等 解五千文 及梁元帝・周弘政等 老義類云 太上有四 謂三皇及尭舜是也。 言上古 有此大徳之君 臨万民上。 故云 太上也。 郭荘云 時之所賢者為君。材 不称世者為臣。 老子非帝 非皇 不在四種之限。 有何典拠 輒称太上邪 撿道家『玄妙』及『中胎』・『朱韜王礼』等経 并『出塞記』云 老是李母所生 不云有 玄妙玉女。 既非正説 尤仮謬談也。 『仙人玉録』云 仙人無妻 玉女無夫。雖受女形 畢竟不産。 若有茲瑞 誠曰可嘉。何為『史記』無文。『周書』不載。 求虚責実 信矯盲者之言耳。 『礼』云 退官無位者左遷。 『論語』云 左衽者非礼也。 若以左勝右者 道上行道 何不左旋 而還右転邪 国之詔書 皆云如右。並順天之常也{乃至}

外四異曰 老君文王之曰 為隆周之宗師。釈迦荘王之時 為罽賓之教主。 内四喩曰 伯楊職処小臣 忝充蔵吏。不在文王之曰 亦非隆周之師 牟尼位居太子 身証特尊。 当昭王之盛年 為閻浮教主{乃至} 外六異曰 老君降世 始自周文之日 訖于孔丘之時。 釈迦下生 肇於浄飯之家 当我荘王之世。 内六喩曰 迦葉生 桓王丁卯之歳 終景王壬午之年。 雖訖孔丘之時 不出姫昌之世。調御誕昭王甲寅之年 終穆王壬申之歳。 是為浄飯之胤。本出荘王之前。 開士曰 孔子至周 見老&M029021;而問礼。 焉『史記』具顕。為文王師 則無典証。出於周末 其事可尋。 周初史文不載{乃至}

外七異曰 老君初生周代 晩適流沙。 不測始終 莫知方所釈迦生 於西国 終彼提河。 弟子捉胸 群胡大叫。 内七喩曰 老子生於頼郷 葬於槐里。 詳乎秦佚之弔。責在遁天之形。瞿曇出彼王宮 隠慈鵠樹。伝乎漢明之世 秘在蘭台之書。 開士曰 『荘子』内篇云 老&M029021;死 秦佚弔。 焉三号而出。弟子怪問。非夫子之徒歟。 秦佚曰 向吾入見少者哭之。如哭其父 老者哭之如哭其子。 古者謂之遁天之形。始以為其人也 而今非也。 遁者隠也。天者免縛也。形者身也。言始以老子為免縛形之仙 今則非也。 嗟其諂典 取人之情。故不免死。非我友{乃至}

内十喩 答 外十異。
外従生 左右異一。内従生 有勝劣。

内喩曰 左衽則戎狄所尊 右命為中華所尚。 故『春秋』云 冢郷無命 介郷有之 不亦左乎。 『史記』云 藺相如 功大 位在麁頗右 恥之。 又云 張儀相 右秦而左魏。犀首相 右緯 而左魏。蓋云不便也。 『礼』云 左道乱群殺之。豈非右優 而左劣也。 皇哺謐『高士伝』云 老子楚之相人 家温水之陰 押事常従子 及常子有疾李耳往問疾。焉 嵆康云 李耳従涓子 学九仙之術 撥太史云等衆画不云。 老子 剖左腋生。既無正出 不可承信明矣。験知揮戈操翰 蓋文武之先 五気・三光 寔陰陽之首。 是以釈門右転 且快人用。張陵左道 信逆天常。何者釈迦超無縁之慈 応有機之召 語其迹也{乃至} 夫釈氏者 天上天下介然 居其尊。三界六道 卓爾推其妙{乃至} 外論曰 老君作範 唯孝唯忠 救世度人 極慈極愛。 是以声教永伝 百王不改 玄風長被 万古無差。所以治国治家 常然揩式。 釈教棄義 棄親 不仁不孝。 闍王殺父 翻説無&M079110;。調達射兄 無間得罪。 以此 導凡更為長悪用 斯範世何能生善。此逆順之異十也。 内喩曰 義乃道徳所卑 礼生忠信之薄。瑣仁 譏於匹婦 大孝存乎不匱。 然対凶歌笑 乖中夏之容。臨喪扣盆 非華俗之訓{原壌母死騎棺而弗譏&M003285;桑死&M003285;貢弔四子相視歌 而孔子時助祭 而笑荘子妻死扣盆而歌也} 故教之以孝 所以敬天下之為人父也。教之以忠敬 天下之為人君也。 化 周万国 乃明辟之至。仁 形于四海 実聖王之臣孝。 仏経言 識体輪回六趣 無非父母。生死変易三界 孰弁怨親。 又言 無明覆慧眼 未往生死中。往来所作 更互為父子。怨親数為知識。知識数為怨親。是以沙門 捨俗趣真。 均庶類於天属。遺栄即道。等含気於己親。{行普正之心等普親之志}且道尚清虚 爾重恩愛。 法貴平等 爾簡怨親。豈非惑也。勢競遺親 文史明事 斉桓・楚穆 此其流也。 欲以&M035344;聖 豈不謬哉。爾道之劣十也{乃至}

二皇統化{須弥四域経云 応声菩薩為伏義吉祥菩薩為女&M006533;也}居渟風之初 三聖立言{『空寂所問経』云 迦葉為老子 儒童為孔子 光浄為顔回也} 興已澆之末。玄虚沖一之旨 黄・老 盛其談。詩書礼楽之文 周・孔隆其教。 明謙 守質 乃登聖之階梯。三畏・五常為人天之由漸。蓋冥苻於仏理 非正弁極談。 猶謗道於&M022359;聾麾 方而莫窮遠邇。 問律於菟馬。知済 而不測浅深。因斯而談 殷。周之世 非釈教所宜行也。 猶炎威赫耀 童子不能正目 而視。 迅雷奮撃 &M019197;夫不能張耳 而聴。 是以河池涌浮 昭王懼於誕神。 雲霓変色 穆后 欣亡聖{周書異記云 昭王廿四年四月八日 江河泉水悉泛漲 穆王五十二年二月十五日 暴風起樹木折 天陰雲黒有白虹之怪也} 豈能越葱河 而稟化踰雲嶺 而効誠浄名云 是盲者遇非日月咎 適欲窮其鑿竅之弁 恐傷吾子 混沌之性 非爾所知其盲一也。

内建造像塔 指二 自漢明已下 訖于斉・梁 王・公・守牧 清信士女 及比丘・比丘尼等 冥感至聖 国覩神光者 凡二百余人 至如見迹万山 浮耀滬涜 清台之下 覩満月之容 雍門之外 観相輪之影 南平獲応 於瑞像 文宣感夢於聖牙。 蕭后一鋳剋成 宗皇四摸而不就。其例 甚衆 不可具陳。 豈以爾之無目 而斥彼之有霊哉。 然徳 無不備者 謂之為涅槃。 道無不通者 名之為菩提。智無不周者 称之為仏陀。 以此漢語 訳彼梵言。則彼此之仏 昭然可信也。 何以明之 夫仏陀者漢言大覚也。 菩提者 漢言大道也。涅槃者 漢言無為也。 而吾子 終日践菩提之地 不知大道 即菩提異号也。 稟形於大覚之境 未閑大覚 即仏陀之訳名也。 故荘周公 且有大覚者 而後知其大夢也。郭註云 覚者聖人也。言 患在懐者 皆夢也。 註云 夫子与子淤 未能忘言 而神解。故非大覚也。 君子曰 孔丘之談 茲亦尽矣。 涅槃寂照 不可識識 不可智智 則言語断 而心行滅。故忘言也。 法身乃三点四徳之所成 粛然無累。故称解脱。 此其神解 而患息也。 夫子 雖聖 遥以推功仏。何者按 劉向『古旧二録』云 仏流経於中夏 一百五十 年後 老子方説五千文。然而周之与老 並見仏経所説。言教往往 可験{乃至} 『正法念経』云 人不持戒 諸天減少 阿修羅盛。善竜無力 悪竜有力。悪竜有力 則降霜雹 非時暴風疾雨 五穀不登 疾疫競起 人民飢饉 互相残害。 若人持戒 多諸天増足威光。修羅減少 悪竜無力 善竜有力善竜有力。 風雨順時 四気和暢。甘雨降稔穀豊。人民安楽 兵戈戦息。疾疫不行也{乃至}

君子曰 道士『大霄隠書』・『元(无)上真書』等云 元上大道君治 在五十五重無極大羅天中 玉京之上 七宝台金床玉机。 仙童・玉女之所侍衛 住卅二天三界之外。 按『神仙五岳図』云 大道天尊 治 大玄都 玉光州 金真之郡 天保之県 元明之郷 定志之里。災所不及。 『霊書経』云 大羅是五億五万五千五百五十五重天之上天也。 『五岳図』云都者都也。太上大道 道之中道 神明君最 守静居太玄之都。 『諸天内音』云 天与諸仙 鳴楼都之鼓。朝晏玉京 以楽道君。

案道士所上経目 皆云依宋人 陸循静 而列一千二百廿八巻。本無雑書 諸子之名 而道士今列 乃有二千四十巻。其中多取『漢書芸文志』目 妄註八百八十四巻 為道経論{乃至}

案陶朱者 即是范蠡。親事越王勾践 君臣悉囚於呉 嘗屎飲尿 亦以甚矣。 又復范蠡之子 被戮於斉。父既有変化之術 何以不能変化 免之。 案『造立天地記』称 老子託生幽王皇后腹中。即是幽王之子。 又身為柱史。復是幽王之臣。 『化胡経』言 老子在漢為東方朔。若審爾者 知 幽王為犬戎所殺。豈可不愛君父 与神符 令君父不死邪{乃至} 指 陸循静目録。既無正本。何謬之甚也。 然循静為目 已是大偽。今『玄都録』復是偽中之偽矣{乃至}

(106)
又云 『大経』中説 道有九十六種 唯仏一道是於正道 其余九十五種 皆是外道。 朕捨外道 以事如来。 若有公郷 能入此誓者 各可発菩薩心。 老子・周公・孔子等 雖是如来弟子而為化 既邪。止是世間之善。 不能隔凡 成聖。公郷・百官・侯王・宗室宜反偽 就真 捨邪入正。 故経教『成実論説』云 若事外道心重 仏法心軽 即是邪見。 若心一等 是無記不当若善悪。事仏強 孝子心少者 乃是清信。 言清者 清是表裏倶浄 垢穢惑累皆尽。信是信正 不邪故 言清信仏弟子。 其余等皆邪見。不得称清信也{乃至}   捨老子之邪風 入流法之真教{已上抄出}

(107)
光明寺和尚云

上方諸仏如恒沙 還舒舌相為娑婆
十悪五逆多疑謗 信邪事鬼&M044236;神魔
妄想求恩謂有福 災障禍横転弥多
連年臥病於床枕 聾盲脚折手攣&M012676;
承事神明得此報 如何不捨念弥陀{已上}

(108)
天台『法界次第』云 一帰依仏。経云 帰依於仏者 終不更帰依 其余諸外天神也。 又云 謂帰依仏者 終不堕悪趣云。 二帰依法 謂大聖所説 若教若理 帰依修習也。 三帰依僧。謂帰心出家 三乗正行之伴故。経云 永 不復更帰依其余諸外道{已上}

(109)
慈雲大師云 然祭祀之法 天竺韋陀 支那祀典。既未逃於世 論真 誘俗之権方[文]

(110)
高麗観法師云 餓鬼道 梵語闍黎多。此道亦徧諸趣。有福徳者 作山林塚広神。 無福徳者 居不浄処 不得飲食 常受鞭打。填河塞海 受苦無量。諂誑心意。作下品 五逆・十悪 感此道身{已上}

(111)
神智法師釈云 餓鬼道 常飢曰餓 鬼之言帰 尸 子曰 古者名人死為帰人。又天神云鬼 地神曰祇也{乃至} 形或似人 或如獣等。心不正直 名為諂誑。

(112)
大智律師云 神謂鬼神。総収四趣 天・修・鬼・獄。

(113)
度律師云 魔即悪道所収

(114)
止観魔事境云 二明魔発相者 通管属 皆称為魔。細尋枝異 不出三種。 一者慢悵鬼 二者時媚鬼 三者魔羅鬼。三種発相 各各不同。

(115)
源信依『止観』云 魔者依煩悩 而妨菩提。鬼者起病悪 奪命根{已上}

(116)
論語云 季路問 事鬼神。子曰 不能事。人焉能事鬼神{已上抄出}

(117)

窃以 聖道諸教 行証久廃 浄土真宗 証道今盛。
然諸寺釈門 昏教兮不知真仮門戸 洛都儒林 迷行兮無弁邪正道路。
斯以 興福寺学徒 奏達  太上天皇{号後鳥羽院諱尊成} 今上{号土御門院諱為仁}聖暦承元丁卯歳 仲春上旬之候。
主上臣下 背法違義 成忿結怨。因茲真宗興隆大祖源空法師 并門徒数輩 不考罪科 猥坐死罪。或改僧儀 賜姓名処遠流。予其一也。
爾者 已非僧非俗。是故以禿字為姓。
空師并弟子等 坐諸方辺州経五年居諸。
皇帝{佐土院諱守成}聖代建暦辛未歳子月中旬 第七日 蒙勅免 入洛已後 空 居洛陽東山西麓 鳥部野北辺 大谷。
同二年 壬申寅月下旬第五日午時 入滅。奇瑞不可称計。見別伝。

(118)

然愚禿釈鸞 建仁辛酉暦 棄雑行兮帰本願。
元久乙丑歳 蒙恩恕兮書選択。同年初夏中旬第四日 『選択本願念仏集』内題字 并南無阿弥陀仏 往生之業念仏為本 与釈綽空字 以空真筆令書之。
同日 空之真影申預 奉図画。同二年閏七月下旬第九日 
真影銘 以真筆令書南無阿弥陀仏 与
若我成仏 十方衆生 称我名号 下至十声 若不生者 不者正覚 彼仏今現在成仏 当知本誓重願不虚 衆生称念必得往生 之真文。
又依夢告 改綽空字 同日以御筆令書名之字畢。本師聖人今年七旬三御歳也。
『選択本願念仏集』者依禅定博陸{月輪殿兼実法名円照}之教命所令撰集也。
真宗簡要 念仏奥義 摂在于斯 見者易諭 誠是希有最勝之華文 無上甚深之宝典也。
渉年渉日 蒙其教誨之人 雖千万 云親云疎 獲此見写之徒 甚以難。
爾既書写製作 図画真影。是専念正業之徳也。是決定往生之徴[徴字]{チ反アラハス}也。
仍抑悲喜之涙 註由来之縁。
慶哉 樹心弘誓仏地 流念難思法海。
深知如来矜哀 良仰師教恩厚。慶喜弥至 至孝弥重。因茲鈔真宗詮摭 浄土要。
唯念 仏恩深 不恥人倫嘲。
若見聞斯書者 信順為因 疑謗為縁 信楽彰於願力 妙果顕於安養矣。

(119)
安楽集云、
採集真言 助修往益。何者欲使前生者導後 後生者訪前 連続無窮 願不休止。為尽無辺生死海故。{已上}

(120)

爾者末代道俗可仰信敬也可知

(121)
如華厳経偈云
若有見菩薩 修行種種行
起善不善心 菩薩皆摂取{已上}



顕浄土方便化身土文類 六